您當前的位置: 睦州文苑 > 原創佳作 > 隨筆
父親節 憶父親
發布時間:2019-06-18 15:17:19

1989年6月間,不知道天公在發誰的脾氣,淫雨傾盆落個不停。大河、小溪、山溝、水坑洪水猛漲。時令已到蒔秧節季,退休在家的父親身披蓑衣,頭戴斗笠,一連五天彎腰弓背在水田里擇稗拔水草,護理秧苗。

第五天傍晚,勞累了一天的父親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家里,一口飯也沒有吃,就著腌菜管喝了一小杯散裝白酒,馬上又去村腳大樟樹下那間木板棚屋里,給我小弟看守裁縫鋪了。小弟出門進布料,晚上裁縫鋪要人看守。

當夜,雨漸止,山村無雨的夜晚安靜得出奇。偶有不知名的夜鳥幾聲鳴叫傳播在曠野里。

半夜里,父親頻頻翻動身軀的聲響,攪動著裁縫鋪旁邊的另外一家雜貨店。

雜貨店是本村人王云樹開的。

家鄉鳳凰山頂露出了魚肚白,父親的叫喊呻吟撕碎了山村的寂靜:“痛、痛,頭痛”。

云樹,匆匆起床破門而入,見父親雙手捧著頭一聲聲喊痛。

云樹無奈,只好回轉身來背父親去醫院。100米左右的路,走過一半,父親就沒了呻吟聲。父親的呻吟聲就永遠定格在了這一年的6月20日。

父親的命始終與泥土不離不棄。父親十八歲那年才離了土地開始學織布,學了年把左右,新中國成立,國家急需文化人才。

父親歇了學織布,報考了義烏簡易師范。

父親在義烏簡易師范讀了一年書,畢業后回到了老家,三十多年教學生涯里,都在大山深處教書。父親退休后,在家又成了農民,整天忙在責任田地里:挑豬糞、擇稗、割草、插秧、割稻、種玉米,樣樣都干。

父親出殯那天,天空暴雨如注,土地一片泥濘。我抑首淋雨乞求:蒼天!請賜我一片藍天,讓父親干燥入土吧。雨繼續“嘩啦嘩啦”落著,黃泥漿水沖刷著墓穴,落棺在雨中,雨還在落,還在落。

此后每年的六月,每當天空落雨之日,每當黑夜靜寂之時,有一幅父親勞動的畫就在眼前出現:父親身披蓑衣,頭戴斗笠,彎腰弓背在水田里擇著稗、拔著水草。

愿天堂晴雨適中,父親一切皆好,同時祝父親“節日快樂!”(王豐)

千島湖新聞網 編輯:徐麗 徐滿萍

掌上千島湖

掌上千島湖

微千島湖

微千島湖

淳安發布

淳安發布

千島湖新聞三分鐘語音版

千島湖新聞
三分鐘語音版

千島GO購

千島GO購

媒美購

媒美購

网球王子第一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