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: 睦州文苑 > 原創佳作 > 隨筆
芹川——古韻遺風今猶存
發布時間:2019-06-18 15:02:17

古村落,是我們的祖先憑聰明才智建起的一座座“博物館”,里面孕育了燦爛的傳統文化,承載著厚重的人文歷史。

走進古村落芹川,但見:芹溪自潺湲,香樟掩甸園。水映皆古居,一徑入桃源。

據清康熙五年《左江郡王氏宗譜》載:芹川村始祖王瑛,宋末元初時由儒高搬至月山底,其子萬寧公成人后,由月山底遷居芹川村,萬寧公見此地“四山環抱二水,芹水川流不息”,故取村名為“芹川”。從此王氏一族在芹川生了根。如今的芹川村,已成為王氏子嗣枝繁葉茂、人間仙境般的村落,村中有500余戶,1800余人,這個歷史悠久,人文豐富,民風淳樸的古村落,一派古韻猶存的味道,美得讓人不想離去。

走進芹川村,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四角翹的廊橋,名叫“進德橋”,始建于清同治甲戊年間。廊其實是一座亭,只不過建在石橋上罷了。廊橋外墻斑駁,橋兩頭各有兩扇門,可左進右出,既可避雨,又作交通。亭內墻上有一幅發黃的“溪山圖”,圖兩側有對聯:“世外桃源白叟黃童咸悅豫,人間福地青山綠水任徜徉”;亭上有匾,字“德業流芳”;墻上書寫著南宋大詩人陸放翁詩:“山重水復疑無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”村口五棵巨大的樟樹駐守,其中有兩棵古樟“喜結連理”,人稱“夫妻樹”,遒勁的樹干遮天蔽日,圈出一處桃源秘境,水口山勢呈“獅象把門”,別有洞天。最引人眼球的,自然是穿村而過的芹溪,清澈見底的溪流中,眾多野生的石斑魚,成群結隊地往來游弋,怡然自得。兩岸村姑村嫂浣衣洗菜,溪面白鵝灰鴨撥動清波,水底野魚追逐嬉鬧,一座千年古村因此活潑靈動起來。

一路走去,一座座石拱橋、木板橋,還有造型古樸的廊橋,跨溪而立。一條芹溪不寬不窄,六七米的樣子,恰好方便架橋。因此,短短不到一公里的村街上,竟然架起三十六座橋。這些橋造型各異,仿佛調皮的孩子們搭積木做游戲,率性而為,趣味十足。一幢幢保存完好、具有徽派建筑風格的古民居依溪而筑。穿村而過的芹溪,將村落一分為二,村人沿溪而居,“小橋、流水、人家”的桃源水墨畫卷,在人們眼前徐徐展開……

古民居,其實就是芹川古村的活化石。

王家宗祠“光裕堂”,始建于明代,幾經修復,古韻猶存,成為芹川古建筑精華所在。近年,在此建起了“文化禮堂”,儼然一處芹川王氏的精神家園。走進古祠堂內文化禮堂,“兩堂五廊”圖文并茂的介紹,為人們靜靜訴說著芹川人文歷史故事。從明代至民國,芹川的歷史文化名人歷歷可覓:明代有曾任廣東廉州知府的王宗才,官至廣西提刑的王宗魯;近代,有曾聘為東北大學中國文學系主任、浙江通志館編修王伯尹;現代有潘天壽得意門生、旅美國畫大師王昌杰,有曾任中華全國商會會長王文典……

芹川古村,山水清幽,人文薈萃,人杰地靈。

芹川古民居大多分為兩層,徽派建筑風格,有馬頭墻、石庫門。進了門有天井,雨時,大雨由此落入天井;晴時,陽光由此射入廂房。村中的明清時期的老宅至今保留下來的有260余幢,古祠堂7座,讓人嘆為觀止。老宅內那飛檐上惟妙惟肖的神獸、飛禽、花草、人物,庭院門前紋樣繁復的磚雕、木雕、石雕,精致細膩,工藝精湛,巧奪天工。用鵝卵石壘砌的小花園內的門窗、階石,無不造型精巧、匠心獨具,透露出古建筑帶來的歷史和文化氣息。對于這些古老的精致,相比而言,當下出現的那些種種實在顯得笨拙。

歷史的長河中,芹川村一磚一瓦都經歷著歲月的洗滌,古韻斑駁,每一處都在訴說著這樣或那樣的故事。芹川村因有著完整的村落形態,眾多的古民居和仍保留完整的當地村民的生產生活方式,而榮膺中國歷史文化名村。

漫步在幽深斑駁、古色古香的村巷里,檐墻、馬頭墻、風火墻,層層疊疊,錯落有致。感受歷史在芹川古村留下的足跡,品味濃郁的鄉土文化和淳樸民風,領略古村的文韻墨香和寧靜悠閑,置身其中,仿若穿越歷史,夢回明清。

芹川,不僅讓人領略了古韻遺風,更讓人領悟了對文明的不懈追求。(章建勝)

千島湖新聞網 編輯:徐麗 徐滿萍

掌上千島湖

掌上千島湖

微千島湖

微千島湖

淳安發布

淳安發布

千島湖新聞三分鐘語音版

千島湖新聞
三分鐘語音版

千島GO購

千島GO購

媒美購

媒美購

网球王子第一部